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免费资料大全 > 三汇坝拾忆~光阴的故事

http://phoenixzip.com/bct/240.html

三汇坝拾忆~光阴的故事

时间:2019-08-24 07:3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就象月光洒向海面,

  年少的我们曾认为;相爱的人就能永久……。若流年真的似水,那么请您慢慢地流,若是工夫可以或许倒流,桢但愿回到那一天,工夫的故事里有桢欢喜的童年,有桢逝去的回忆……。三汇坝一座位于重庆西北部的小镇,因镇内流淌着老龙河、榆钱河、蒿枝河三条溪流而得名,桢的母亲就出生在小镇一个叫住(碗厂)罗耳凼的小山村。三汇坝贸易街景。

  回到合川三汇镇那久此外家乡,一股浓重的乡愁涌向心头。今天不是赶场天,合川三汇镇贸易街在夏日的阳光下显得静谧怡情,这里没有了主城贸易街的那种商贩喇叭喧哗,但街沿边仍有不少卖菜的小贩在叫卖,哦,那是渝西北那仍未蜕去的乡镇特色的神韵。沿着一座名曰:“畅旺大桥”平街老桥,穿过一条窄窄的旧巷走向老街,平桥两头泾渭分明,一端是古朴简陋的老街,一端是渐形城镇化的颇具贸易特色的步行街,平桥下一条还较清亮、长满水草的蒿枝河穿桥而过,愉快地流淌着。仿佛向过往的行人诉说,诉说着三汇坝古镇过去的汗青和将来,沿着一条老街狭小道路前行,只见街弄蜿蜒,狭小幽静,还真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受,安步洗澡在老街的那一片夏日阳光里,寻觅回忆过去已经的熟悉,早己不见了过去老街的青石板路,唉,仍是停下来,静静地听下老街论述着她铅华洗尽后的从容,追随那慢慢远去的回忆......。清乾隆五十四年(公元1789年)以来,三汇坝老街,由以前的“江西会馆”几间零散铺面起头,河西面逐步构成一条正街,与河东几家幺店子的秦家场隔河相望。道光初年,三汇老拱桥建成后才和杨家场毗连起来,成长成两条街道。清咸丰九年,惠民宮(老庙子)建成,场镇逐步有所扩大。但场镇上相当一部门是草房子,直到民国二十四年(公元1935年),秦家场、猪市河坝等街前街后还能看见不少草房子具有,安步在历经岁月雕刻残存的青石板上,桢联想着被岁月掩盖了的富贵,却发觉,岁月的折痕中,老街那山那水那人那狗呢?记得七十年代初期桢家住在后丰岩,与三汇坝相距三四十公里路,每年的腊月间走亲戚,母亲三更三更就把我们唤醒,与同是老家在合川渭溪桢的邻人何伯伯一家人打上手电筒,顶着星星月亮沿着仪碚路走到三汇坝,那时候的小孩不晓得苦和累,可以或许走亲戚早就兴奋的三更都睡不着觉,走到三汇坝场口,天空才方才显露鱼肚白,远了望去窄小的老街上早己是人来人往,好纷歧番热闹,“扁担砣背、箩斗咣脚”不停于耳,来到老街拱桥边了那家豆花馆,“老板先来一碗窖水”一碗豆花加二两毛干饭,好不安怡。阿谁年代要想在老街上吃碗面,没有粮票的话,只能用自家的小麦来换。其实来到三汇坝昔时最出名的还有三汇坝的白橙糖,它白色通明、气息芬香、甜不腻人、入口化渣。说到白橙糖不得不提一小我名:洪五合,白橙糖的发现人。清代光绪二十八年,他在三汇镇上开了家糖食铺,招牌叫“五合斋”,专营糖食糕点,后来他从红橙糖的熬制上获得开导,发了然白橙糖。民国十五年,川军二十八军第三师师长陈书龙有一次路过三汇坝,本地乡绅用白橙糖飨客,陈尝后大赞,就地作了一首打油诗:“君家巧制白橙糖,人地相宜两兼长,茶余酒后尝几片,满口苦涩味道长。”过去橙糖此刻还在吗?,三汇坝其实是一个村落小场镇,坐落在群山环抱的平坝上。逢三、六、九的日子为赶场天。场东边有一条小河溪,河溪两岸的村民需淌过河溪才能到对岸赶场或劳作,很是未便,于是街坊住户请来本地最好的石匠在秦家场处修一座拱桥。当桥即将落成时,需要一块封顶的石头,任凭石匠频频多次量好尺寸打好石料抬去都无法安好,每次抬到桥上尺寸城市变小或变大,让有丰硕经验的石匠一筹莫展。后来,石匠在附近一农户家无意间发觉一个喂猪的石头槽子,其尺寸正好和封顶所需的石材吻合,抬去正好装上,老拱桥工程就如许完工了。这只是一个斑斓的传说无法去考据,可是虽然人去物非,光阴变化,然而桢纪念的仍是那不曾粉华老街,纪念窑罐厂那土得掉渣的土碗土罐,忘不了溪水边那百大哥黄桷树和儿时的玩伴,忘不了罗耳凼爬坡上坎,嘻戏在老屋前……。三汇坝平桥下贱淌的蒿枝河。桥头卖的啥,勾起了长远的回忆。三汇坝老街沉寂。老街上安闲抽烟的老者。三汇坝老街石拱桥,一个古镇汗青的见证。。图摄地址:重庆合川三汇,文峰街,北碚东阳。拍摄:手机记实。拍摄时间:2016年,2017年夏。文/图撰写编纂:晓桢图片后期结果:美篇展开阅读全文